15期香港挂牌之正挂

当前位置:主页 > 15期香港挂牌之正挂 >
沉迷跨界追风口埋商誉“巨雷”众应退A股最后一个交易日落幕
发布时间:2022-08-09

  6月27日,是众应退(众应互联)在A股的最后一个交易日,公司股价最终以涨8.33%收盘,收于0.26元/股,总市值仅剩1.36亿元。众应退公告显示,截至6月27日公司股票退市整理期交易满15个交易日,将被终止上市。

  与此同时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众应退及公司董事长李化亮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,截至目前,相关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。

  众应退的前身为2010年上市的金利科技,是经营电子材料生产的传统制造业企业,2015年开始,主业不振的金利科技开始筹划转型,提出了21亿元收购游戏电商平台香港摩伽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MMOGA”),此次收购增值率约37.7倍,公司又将原有主营业务置出,正式转型为游戏电商平台。

  随着二级市场上游戏概念的火热,公司业绩与股价一路高歌猛进。同花顺数据显示,2015年1月19日到同年12月31日近一年时间内,公司股价涨幅高达518%。尝到了并购的甜头,2017年,公司紧追“风口”,又溢价12倍以4.75亿元收购了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彩量科技”)。同年11月份,金利科技证券简称变更为“众应互联”。

 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:“上市公司通过追逐热门概念的方式刺激短期股价上涨,很显然这是一种非理性、不可持续的经营方式。”

  好景不长,2019年,MMOGA收入大幅下滑,众应互联对其大幅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0.7亿元,受此影响,2019年公司净利润巨亏13.48亿元。同年,彩量科技的扣非净利润为亏损0.34亿元,因业绩承诺与补偿事项,众应互联与其不得不对簿公堂。2020年,公司再度亏损3.18亿元。

  看懂研究院研究员、职业投资人程宇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:“隔行如隔山,跨行业本身就是最大的风险之一。而如果又追风口,那么买到手的很可能就是一只被风吹起的‘猪’。风一停,猪落地,空余大量商誉要计提损失。除非并购企业对并购资产有超强整合能力,否则还是避之为好。”

  因2020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,2021年4月26日起,众应互联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成为*st众应,而2021年公司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又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,触及终止上市情形。2022年5月27日,*st众应收到深交所终止上市决定,并于6月7日进入退市整理期。

  2021年12月6日晚,*st众应公告,公司与公司董事长李化亮收到中国证监会《立案告知书》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公司、李化亮立案。

  随着业绩爆雷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,众应退的股价也一路下滑,让在“山顶”入场的股民损失惨重。上海沪紫律师事务所刘鹏律师表示,于2021年12月6日之前买入众应退,并在2021年12月7日及之后卖出或仍持有而亏损的投资者可参加索赔登记。

  此外,根据《公司法》规定,终止上市后,公司股东仍享有对公司的知情权、投票权等股东权利,公司股东仍可以按规定进行股份转让。

  通过资本腾挪,原本业绩平平的一家传统制造业公司摇身变为互联网游戏公司,但“疯狂”跨界并购埋下的雷最终还是爆了,落得一个狼狈退市的落寞结局。而长期以来,资产负债表上不断增长的商誉金额,和高企的商誉与净资产比值其实已经昭示了这家公司的投资风险。

  2022一季度报告显示,众应退账面商誉为7.14亿元,而商誉与净资产比值竟高达2652.01%。

  夏海龙向记者表示:“商誉占比过高往往说明公司已经空心化,经营实力、盈利能力均高度存疑,股价缺乏支撑,短期内价股大幅下跌概率极大,投资者应慎重决策。”

 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:“商誉占净资产比重过高的企业还存在较大的虚增资产的嫌疑,投资风险也必然被推高,因此投资者要警惕此类企业业绩变脸、商誉大规模计提以及可持续经营的风险。”



上一篇:一诺千金 利泽全球——山东金利液压科技有限公司品牌荣耀之路


下一篇:新疆兵团里的“沙生产业”:“黄色沙漠”向“绿洲银行”蜕变